PomeloSue

温柔又可爱的暴力萝

你留广州吗?
不留。
那我们分手吧。


妈妈说我这六年兜兜转转都是他。
然后我觉得这六年仿佛都是个笑话。

21岁的中二病

“今天本想做点不一样的事,不过还是像以往一样平淡地过去了。”
已经数不清过了多少这样的日子,像角落里苟延残喘的蚂蚁,有的只是极小极小的悲与乐。所谓的做点不一样的事,可能是捡起一朵野花,可能是踏上一条未知的小路。“这些都不算什么,”这样对自己说着,然后咽下所有的意难平。
21年也很长,没办法像大师一样总结很多的人生道理,仅仅记录一下以供以后的笑料。
 “人要认清自己的角色,才能有所成就。”
角色这个问题就像哲学上的我是谁一样让人费解,未来是阻碍评估的绊脚石。角色这个说法也有许多的理解,到底是现在所扮演的角色,还是说在历史长河中这只蚂蚁所扮演的角色呢?
我一直的理解都是后者。
大学里不谈恋爱是原罪吗?
最近总有人说要介绍朋友,这曾经一度让我心态崩溃,分不清是自己骄傲的选择还是被动的筛选。我喜欢观察文化胜于经济胜于政治,文化对于生活方式的影响也许出乎意料。我曾经无比厌恶国内西化,不仅学了个四不像还有违伦理,甚至比起国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现在那么多才20岁的小年轻就要去相亲?”
“因为男孩子只有三个月,或者三天去追一个女孩子。这个不行就下一个,谈恋爱就像做生意,要考虑成本的。”
于是开始衡量自己的价值,开始积极推销自己,开始自觉物化。反对者也分不清到底是清高,还是出于失败者的逃避,于是他们选择了沉默。
可是这毕竟是生活方式,唯一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闭上眼睛觉得这还挺好。作为苟延残喘的蚂蚁。
今夜你我为这月色所倾倒,可明日绚丽的朝阳升起之时,我们也会为那浩瀚无垠的光华所折服。
日月独一无二,他们都是这世间的光。可是那不计其数的星辰,仰起头也会发现遥遥不可及。
历史长河里如此,人的一生也会如此吗?那么我是否又一生都在仰望呢?
见过的很多人,到底是日月还是星辰还是芸芸众生?或许说,我们需要走得更远,回头的时候才能看见经历过的是什么。
可是啊。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令其心动倾慕的,但并不是全部都能拥有,很多都只能遥遥观望,又有很多只是擦肩而过,还有一些是在我们还未明了之时便错过了,所以我们能抓在手中的,其实很少。
一生太长,我也没有上帝视角。
但是现在我手里的东西很少,所以我目前决定只抓紧手里的东西。
你问我的中二病什么时候痊愈,我的回答是不想就此离开。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Din-mo:

我想这辈子大概没有比码字什么的坚持的更久的事情。
所以不想放弃。
在每一个我规划的未来里只有坚持码字是不变的。
以后想赚很多钱,想去支持那些有梦想又有能力的姑娘,希望她们不会因为写字赚不到钱,因为现实原因而放弃了梦想。


陆歧:



所以说其实很多文手都是特别让人心疼的存在呢……
戳戳自己,特别是咱们这种除了码字一无是处的人




随意:







创作的路途非常艰难,最痛苦的事自我质疑与否定,但幸好在这条路上,我虽然纠结过痛苦过但仍然还在坚持。








能够一直写文,使我快乐。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讲一下最近的脑洞吧?
1.兄妹同居,某天神乐突然发现宇宙海贼王大人每天早上龟毛地编辫子(重点:还要观察呆毛往哪编歪比较可爱噗噗噗)
2.170抖S组一起到神威家玩互相套路穿神乐的裙子 套路了一番后只有神威中招了(梗是男子高中生日常第一集)
3.兄妹双演员然而装不认识 被挑中去演男女主在戏里发展恋情什么的(梗是听姬友说的,她说韩国有一部电视剧讲兄妹骨科遭到投诉,然而投诉的点竟然不是兄妹而是办公室恋情哈哈哈)嗯一定是因为兄妹俩颜值太高群众也不想投诉


复习复到精神崩溃 太太们也没有粮吃真的快哭了终日靠消消乐解压

不知道为什么 想象一下狂拽酷炫吊的宇宙海贼王大人每天早上龟毛地编麻花辫 就突然很想笑(然后还要观察呆毛往哪边歪比较好看 ​​​

今天的量 怕是疯了

一天背了1199个单词
感觉百词斩没有扇贝好用,但是个性单词包真的太赞!银魂的都截图了!
1.盲目的重复浪费时间,长单词拼写不出来,要拼写还要另外去复习真的很浪费啊不如像扇贝那样直接通过拼写背单词吧?
2.有例句诵读这方面做得很好啊写作文说不定可以用上
唔好像暂时没想到很多?最大的怨念就是拼写了因为本人的弱点在于拼写....
以及。六级刷什么分报什么名啊你这混蛋!人的惰性注定了过了之后是很难有兴趣刷分的🙈🙈🙈
最后表白银魂单词包。希望扇贝也赶紧出个性单词包谢谢。

3Z双神短篇 | 我的妹妹怎么可能是兄控

3Z背景,新人第一次写文求轻喷~话说OOC也太严重了吧你给我向空知猩猩道歉啊!!(新吧唧式咆哮)
突然有个兄妹俩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兄控/妹控,后知后觉的脑洞,但是写起来总觉得怪怪的QAQ  啊啊设定就用最新漫画的相处模式吧,感觉神乐以前对神威的感情很复杂相处起来反而像姐姐,烙阳一战后终于能安心当妹妹啦,我家卡古拉就应该当团宠啊!
好的那么正文开始。注意避雷(捂脸)现在走还来得及啊(捂脸)
 
都立夜兔工业高校。
“神威,又有春雨高校的女孩子来找你啦。”
“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见。”
神威罕见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过看起来有点走神。
那个废物妹妹打起人来还是有点力气的啊,是该制定个计划教教她怎么尊重哥哥了。
“呐阿伏兔,说起来我那妹妹最近特别爱发脾气呢,一点都不把哥哥放在眼里。切真小气,不就是吃了她的章鱼先生嘛,我把米饭都留给她了啊,还想怎么样啊。”
“昨天在路上恰好碰见春雨的女人缠着说一起回家,被卡古拉看见了,她冲上来就打呢,还假惺惺流着眼泪说我出轨,哥哥我可是很无辜呐——话说她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个戏精啦?会下地狱的。”
“哦对了,有次回家还看见她把我房间的漫画丢了一地,扣着鼻屎说我是肮脏的大人啊。啧其实她的样子更肮脏吧。”
“呐阿伏兔,你说我那可怜的妹妹不会年纪轻轻就到更年期了吧。”
惊!神威居然担当吐槽役!!!
可怜的阿伏兔一时间没有做好表情管理,脸部肌肉抖动了半天,在神威“很好你成功引起我注意”的目光中,斟酌着回答问题:“啊…阿诺…你的妹妹...不会是兄控吧?”
然后他看见那根呆毛弯成了问号的形状。
“你不是说过,小时候跟人打架她居然护在你面前嘛……啊我也不懂啊年轻人的事就不要问大叔啦,大叔已经被时代抛弃了啊。”
 
兄控这个词在神威的知识范畴外了。虽然控这个词他知道,晋助身边不就有个萝莉控嘛,可是那个白痴妹妹撑死就是个醋昆布控吧?所以她就不会揍醋昆布。
假如她爱管自己的事也是兄控的体现的话。
简单粗暴的神威简单粗暴地抓住又因为一点小事要跟他打起来的神乐:“喂卡古拉,这么爱管我的事,你是兄控吗?”
?????
神乐跟神威的第一反应几乎是一样的。然而她马上气得跳了起来:“要不是答应了妈咪我才懒得管你阿鲁!你个笨蛋!本女王日理万机可是很忙的!”
两只兔大打出手,差点把家给拆了。
即使神威威胁神乐不会替她准备第二天的电饭锅便当,神乐也依然没有妥协,气冲冲骂了句笨蛋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嗯,她会向电饭锅妥协的,明天就会乖乖叫哦尼酱了。
某呆毛邪魅一笑,自以为计划通。
 
第二天。都立夜兔高校。
早上。
“你竟然去问妹妹这样的问题…所以小神乐今天是没饭吃了吗?”阿伏兔有气无力地说,显然已经连槽都不想吐了。
“嗯,怕她悄悄偷走电饭锅我还把电饭锅锁我房间里了呢~啊可是真的没想到她没带电饭锅就上学了啊,嘛不过也饿不死啦。”神威仿佛很愉悦。
“……”阿伏兔已经想不到台词了。
中午。
“啊米饭果然很美味呢~不尊重哥哥的人不能吃饭。“神威边抱着电饭锅吃边自言自语。
阿伏兔明智地一言不发,不想触发神威诡异的吐槽技能。
下午。
“该不会被饿死了吧,那个废物。”
第N遍听到这话的阿伏兔冒出了冷汗。没理解错的话这潜台词是还不来找他?
等等。
“神威,你……”
怕…怕别是个妹控吧?
“嗯?”
呆毛危险地晃动着。
阿伏兔瑟瑟发抖,暗自悔恨自己太激动。这话说出来大概真的会被杀吧。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在神威微笑着准备开口时——
“还是转学吧。”
在一边充当了很久背景板的面无表情的云业适时地打破了寂静。
 
 
哈哈哈个人觉得写到这里就够了,至于兔哥有没有转学,忍不住去找妹妹时发现她正愉快地跟银八老师吃饭什么的…啊总之被点破是兄控、意识到是妹控之后什么都好说啦。主要从神威的视角来写,所以兔哥也不可避免地变得话痨(其实是你自己话痨吧喂!!!)嘤嘤嘤还是很感谢看完这篇OOC,祝愉快。

看了零之使魔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因为日野聪和钉宫理惠进了零之使魔的坑(闭上眼就可以想象是神威和神乐了呀??)
然后第二集的时候 露易丝脱下自己的胖次让才人洗,突然脑补尼桑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神乐,长大后神乐依然让尼桑洗胖次???
卧槽不禁露出了变态般的微笑

八月长安中山大学读者见面会!这种爱豆到了家门口的感觉!二熊大小姐的长腿要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