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eloSue

温柔又可爱的暴力萝

21岁的中二病

“今天本想做点不一样的事,不过还是像以往一样平淡地过去了。”
已经数不清过了多少这样的日子,像角落里苟延残喘的蚂蚁,有的只是极小极小的悲与乐。所谓的做点不一样的事,可能是捡起一朵野花,可能是踏上一条未知的小路。“这些都不算什么,”这样对自己说着,然后咽下所有的意难平。
21年也很长,没办法像大师一样总结很多的人生道理,仅仅记录一下以供以后的笑料。
 “人要认清自己的角色,才能有所成就。”
角色这个问题就像哲学上的我是谁一样让人费解,未来是阻碍评估的绊脚石。角色这个说法也有许多的理解,到底是现在所扮演的角色,还是说在历史长河中这只蚂蚁所扮演的角色呢?
我一直的理解都是后者。
大学里不谈恋爱是原罪吗?
最近总有人说要介绍朋友,这曾经一度让我心态崩溃,分不清是自己骄傲的选择还是被动的筛选。我喜欢观察文化胜于经济胜于政治,文化对于生活方式的影响也许出乎意料。我曾经无比厌恶国内西化,不仅学了个四不像还有违伦理,甚至比起国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现在那么多才20岁的小年轻就要去相亲?”
“因为男孩子只有三个月,或者三天去追一个女孩子。这个不行就下一个,谈恋爱就像做生意,要考虑成本的。”
于是开始衡量自己的价值,开始积极推销自己,开始自觉物化。反对者也分不清到底是清高,还是出于失败者的逃避,于是他们选择了沉默。
可是这毕竟是生活方式,唯一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闭上眼睛觉得这还挺好。作为苟延残喘的蚂蚁。
今夜你我为这月色所倾倒,可明日绚丽的朝阳升起之时,我们也会为那浩瀚无垠的光华所折服。
日月独一无二,他们都是这世间的光。可是那不计其数的星辰,仰起头也会发现遥遥不可及。
历史长河里如此,人的一生也会如此吗?那么我是否又一生都在仰望呢?
见过的很多人,到底是日月还是星辰还是芸芸众生?或许说,我们需要走得更远,回头的时候才能看见经历过的是什么。
可是啊。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令其心动倾慕的,但并不是全部都能拥有,很多都只能遥遥观望,又有很多只是擦肩而过,还有一些是在我们还未明了之时便错过了,所以我们能抓在手中的,其实很少。
一生太长,我也没有上帝视角。
但是现在我手里的东西很少,所以我目前决定只抓紧手里的东西。
你问我的中二病什么时候痊愈,我的回答是不想就此离开。

评论(1)